史坦恩的生平 (The life of Lorenz von Stein )


一、家世背景

 

史坦恩的全名為勞倫斯‧馮‧史坦恩 (Lorenz von Stein 以下簡稱史坦恩),生於1815年11月15日,在現今德國北方小鎮艾肯佛德 (Eckernfoerde),當時那個區域屬於斯勒威諸侯國 (Herzogtum Schlewig) 的領地,臣屬丹麥皇室。

投影片3投影片5

史坦恩為非婚生子女,出生時生父不詳,僅有的資料則記載是一位來自伯林的生意人,名叫Lorentz,史坦恩的出生登記為Wasmer Jakob Lorentz,可見出生時他的姓氏是依其生父的Lorentz,他的母親Anna Juliana Elisabeth Stein則以母姓稱呼史坦恩為Lorenz Jakob Stein,出生洗禮的儀式除了母親在場,還有一位具有中校軍職頭銜的軍官登記為史坦恩的教父Obristleutnant Lorentz Jakob von Wasmer。看來他的出生,似乎是一個意外,讓週遭的親人忙亂了一陣子,當時歐洲的戶籍資料也不怎麼嚴謹,所以他一向以勞倫斯‧馮‧史坦恩 (Lorenz von Stein) 為終身使用的姓名。

投影片4

 

二、幼年及中學時期 (1815-1835)

 

六歲時,史坦恩的生父靠著關係將他送進一所軍事教育暨教養機構Christians-Pflegeheim,這個機構1765年原由丹麥皇室在哥本哈根設立,1785年9月10日移往艾肯佛德,1820年機構重組,明訂設立的目的在於供養退休及因公殘障的軍人及其遺眷,並為其子女提供學校教育。它的規模可供養200位男性,60位女性,80位男童以及40位女童。這所機構具的教育體制在當時卻屬先進,從小學到中學的完全寄宿學校甚至成為當地的模範,也有許多外地的教育團體到校參訪觀摩。

投影片7

在小學階段,每週28小時的德語、丹麥語、算數、地理,中學階段則有宗教、地理、歷史、健康教育、科學史,德語、丹麥語、算數以及幾何。男童畢業後,必須學習某種手工技能,之後並有8年的兵役義務,否則必須賠償學校的教育費用。史坦恩在該校應有卓越的表現,1831年6月26日丹麥國王斐德列六世 (Friedrich VI) 巡視該校時,16歲的史坦恩當面告訴丹麥國王,他的原始父姓是Wasmer,畢業後要當教授,不想當軍人。這段對話源自史坦恩家族,有點浪漫但真實性已不可考。或許是機構的首長與史坦恩生父熟識,所以有機會加深丹麥國王對史坦恩的印象,不論事實如何,丹麥國王事後不僅同意史坦恩轉唸拉丁文中學,並且核准三年的獎學金。1832年10月史坦恩轉往佛倫斯堡 (Flensburg)就讀中學,結束長達11年的機構生活。

投影片8

 

佛倫斯堡的拉丁文中學屬於當地少數高等教育學府之一,當時已有500名學生。1835年中學畢業。佛倫斯堡地方政府核定獎學金供他在當地繼續大學學業,但是史坦恩原本打算攻讀當地所沒有的神學,所以離開佛倫斯堡。但是顯然在進入大學前他就已經改變唸神學的想法。

投影片9投影片10

 

三、大學時期 (1835-1840)

 

1835年5月8日在基爾 (Kiel) 大學的法學與哲學系註冊,當時的基爾大學採考試入學,史坦恩以Lorenz Jacob Stein登記註冊,但是另以括弧註明生父的姓氏以及曾任軍職。顯然直到大學時期他仍試圖維持父系的血緣關係。史坦恩的入學考試科目有德文、拉丁文、希臘文、數學、地理以及修辭學 (Rhetorik)。

投影片11

由於家境並不富裕,所以他的大學生活似乎一開始就有經濟困難,為了維繫學業與生活,申請獎學金是唯一的方法,除了向丹麥皇室申請,他也以中學時期在拉丁文學校的優異成績,向佛倫斯堡市政府申請,他的母親為此還請家鄉的市政府出具清寒證明 (Duerftigkeitszeugnis) 以利獎學金的申請。結果兩邊的申請都有好的結果,他分別獲得四年的獎助,得以順利學習。當時的基爾人口約12000,其中大學生200人。

他的大學學業範圍從法學到哲學,上過哪些課已不可考,但以當時基爾大學的法學到哲學師資多為歷史法學派以及黑格爾學派的學者,可以推知史坦恩的學習也擺盪在兩極之間,涉獵的範疇除了傳統民、刑法與羅馬法之外,包含法制史、唯心論哲學、邏輯學、形上學以及哲學史的課程。唸到第三學期,1836年6月18日他的生母在家鄉過世,他分得若干的遺產,從此必須完全依賴自己。

除了學業之外,他也積極參與學生社團而且共同成立了一個以政治活動為目的的社團雅博提納學生會 (Burschenschaft Albertina),當時的德國北部仍屬丹麥皇室,但是地方上則多有脫離丹麥獨立或者回歸德意志的氣氛,其中尤以知識分子與大學生最為積極,史坦恩對於政治活動相當熱衷,除了學生時代,日後丹麥皇室鎮壓當地獨立運動 (Schleswig-Holsteinische Bewegung),也重重的打擊了他在家鄉的學術發展與生活,甚至被迫「流亡他鄉」。但是這些未來的厄運並未影響他的學生生活,他甚至獲得學校兩學期的國外獎學金,1837年4月26日史坦恩在耶拿大學 (Jena) 登記入學,主攻哲學,一直待到1838年冬季,之後又繼續回到基爾完成學業。1839年4月他以極優異的成績 (1. Charakter) 通過法學國家考試。


大學畢業後,史坦恩對於未來的人生多了選擇,學術之外就是媒體工作。他首途前往哥本哈根 (Kopenhagen),並以實習生 (Volontaer) 的身分在政府部門工作 。由於實習生的收入微薄,所以他開始在報刊撰寫文章與書評,以賺取生活費用。在這段時間他接觸到深具黑格爾左派批判思想的哈勒年刊 (Hallischen Jahrbuecher) ,以另類觀點批判既有的共識 (common sense),以活化德國傳統哲學,並為當時的文化與政治提供新的動力與方向。

這種革命性的言論對於當時的史坦恩深具吸引力,他也和年刊出版者維持不錯的關係,1839年8月哈勒年刊並登載他的第一篇書評,書目則是他 Kiel 大學的老師 Christiansen 所寫的羅馬法制史。在此同時他也積極撰寫博士論文,在哥本哈根政府部門實習的半年期間,行政工作的經驗反而使他下定決心,以學術工作為終生職志。

1840年4月26日他向實習單位提出辭呈,也表明學術生涯規劃。他在Kiel 大學完成博士學位後,便向丹麥皇室申請獎學金,打算出國遊學。1840年7月11日丹麥皇室批准基爾大學頒發的法學博士學位,六天之後,也核準他為期兩年的出國遊學獎學金。1840年夏天他離開哥本哈根。

同年9月史坦恩出版他的第一本書,也就是他的博士論文,論文內容雖然是丹麥的民事訴訟程序,但是他在前言中除了比較法學的部分,所提出的問題似乎已經為他自己未來的學術生涯勾勒出輪廓,那就是理性與法律對於一個民族發展成為國家的作用何在,換言之,理性與法律如何影響一個民族的精神層面與物質層面,以使其從單純自然的共同生活狀態發展為國家 。顯然這個時期他已經意識到民族與法律、民族與國家間的辯證關係,但是還沒有那麼明確的提出民族與社會以及社會與國家間的辯證關係,後者一直到他完成本書原著,才有完整的說明。

 

四、柏林時期 (1841)

 

他申請丹麥皇室的獎學金並且先到柏林作法制史的研究。當時的伯林正瀰漫著黑格爾 (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 1770-1831) 哲學,黑格爾1831年11月14日病逝於伯林大學校長任內,但是他的學術影響力卻歷久不衰,在他死後,學術上區分較保守的右派黑格爾以及較激進的左派黑格爾,這種思想上的紛歧,對於26歲的史坦恩相當新鮮也很刺激。由

於大學時代曾有的哲學知識與興趣,使得他不僅在伯林大學結識右派黑格爾學者,同時也見識到法學之外的,更廣泛也更有力量的學術領域,尤其黑格爾對於法律以及國家的哲學式辯證,讓他深入思考學術與現實 (Wissenschaft und Wirklichkeit) 間的關係,只不過思考的結果,反而是一條截然不同的途徑,在他與哈勒年刊出版者Ruge的通信中 ,他認為以黑格爾對於法律與國家的純粹概念式的辯證分析,根本不可能完整實踐,黑格爾內向封閉式的哲學體系應該向未來開放,因為客觀意志的自在與自為不可能自行產生未來的行動與方向,必須要有一個積極行動的意志,才能開闢一條通往現實 (Wirklichkeit) 的道路。當時的伯林大學也是以薩維尼 (Friedrich Carl von Savigny, 1779-1861) 為首的歷史法學派重鎮,然而歷史法學派所主張法的核心價值在於民族生活,應該透過法學者在民族歷史中建立法學的使命,這樣的主張似乎也吸引不了史坦恩。

但是不可否認的,在伯林期間史坦恩深刻體會到哲學思辯的巨大力量,只不過以後的學術生活可以證明,他更在意的是哲學思辯對於人的實際生活能夠產生的主導作用,在學術方法上,他站在黑格爾的哲學基礎,但是卻往另一個方向發展。

 

五、巴黎時期 (1841-1843)

 

既然伯林不是他思想上的歸宿,1841年10月他繼續到巴黎作法制史的研究,同時他密切的觀察當時在法國的社會運動,觀察的結果深深影響他對社會問題的思考。初到巴黎他必然面對語言上的困難,因為從他過去的學習過程中,並未讀過法文。但是他不僅在短時間內克服了語言隔閡,而且隨即展開法國法制的研究與資料蒐集,研究的重心首先在於法國刑法與訴訟法,尤其偏重法制史以及比較研究,這個部分顯然成果豐富,因為若干年後,1846年交付出版的規模已有七百餘頁

這段時間,除了法制史的研究,他也深入觀察法國社會,不僅比較法學,也比較民族及其思想核心。當時的巴黎顯然盛行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所以整個社會呈現完全不同於日耳曼的社會互動與發展,這些都深深吸引著史坦恩,法國文化重視美學與創新,迥異於日耳曼文化所擅長的規律與傳統,至少在飲食上一定能滿足史坦恩,相對於日耳曼抽象發展的的概念與邏輯,法蘭西以生活與實證為導向的價值觀,似乎為他的唯心論思考找到一條自然又必然的出路。

他不僅研讀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理論,也涉及其中的烏托邦理想,並且與當時的代表性學者密切交往。這些截然不同的思考經驗,促使他熱切的向日耳曼社會發表觀察所得,所以他在到達巴黎的第二年便出版一本厚達五百頁的法國當代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 ,書中雖以報導敘事性質為主,但是已可看出一年半的法國經驗對他的思想形成具有深刻的影響。只不過當他專注於巴黎左派的來往時,另外也有人密切注意他的社交生活,那就是來自丹麥政府的秘密警察,或許因為他政治上傾向家鄉獨立,在外國又與左派思想界過從甚密,這些都不見容於丹麥政府,所以哥本哈根匯集許多對他的負面報導,對他未來的學術生涯相當不利。

從史坦恩的故事中,我們約略可以想像當時的政府對於學術的控制是無所不在,包括博士學位需要丹麥皇室的批准,國外遊學受到秘密警察的監視,甚至大學的教職也需要考量政治忠誠。

六、基爾時期 (1843-1854)

 

1843年冬天,史坦恩返回母校基爾,以其在柏林與巴黎的遊學經歷,在基爾大學開始他的學術研究及教學。同年他以法國地方自治基本法制為題 ,完成教授資格論文 (Habilitation)。同年冬季學期他以兼任講師 (Privat-Dozent) 的身分,開設法國法制史以及德國國家法,前者有3名學生選課,但是到了期中卻紛紛退選,後者則有12名學生選課,以當時的法學院規模已屬熱門課,因為法學院的學生總數也不過80人左右。

1844年夏季學期則開設國際法與法哲學,這樣的開課規律一直持續到他被迫離開教職。一般而言,德國國家法的選課情形相當不錯,另外加開的選修課例如國家學概論 (Enzyklopaedie der Staatswissenschaft)、比較法學以及政治學竟然落得無人聞問,但是另一門國家理論史則有不錯的評價。他的課平均約有5到12位學生選修。

當時的兼任講師薪資是依選課人數而定,所以他的經濟狀況似乎頗為拮据。為了賺取生活費用,他時常在報刊投稿,地方上的威斯報 (Weser-Zeitung) 以及發行全德意志的時論報 (Allgemeine Zeitung) 都是他發表言論的地方,並且向全德意志述說家鄉的政治問題,主張兩者基於歷史、文化的淵源應該發展共同的政治生命。1843年他的表兄弟在當地發行的新基爾報 (Neue Kieler Blaetter),也有他的熱情參與。

1844年11月25日,當時29歲的他向丹麥皇室申請兼任教授 (ausserordentliche Professur) 的資格,雖然學術上的表現得到法律系同仁的肯定,但是丹麥皇室派駐基爾的代表,同時也是基爾大學的監察人 (Universitaetskurator) 就是基於秘密警察對他不利的報告,並未向哥本哈根積極推薦,於是丹麥皇室只以財政與編制不足為由,拒絕他的申請。第二度申請也在1845年12月20日被拒絕。經過兩次的挫折,他在報紙上的言論轉趨保守,甚至多以匿名發表。1846年3月當他第三次提出申請時,甚至被要求向基爾大學的監察人提出書面保障,不再鼓吹政治言論,專心從事教職,終於1846年4月20日丹麥皇室核准他的兼任教授資格。從此也有了固定的薪資,得以脫離經濟的拮据。1846年9月3日與當地商人家庭的女兒Dorothea Steger結為夫妻,妻子年方21,兩人相伴31年的歲月。

1843


1848年他將先前已出版的法國當代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一書,增訂二版,接著第三版也是最後一版的版本分成三卷,並改用新的標題「法國社會運動史」,於1850年出版,第一冊主要處理社會的概念以及法國社會從1789年大革命到1830年間的變化,第二冊的主題為工業社會以及法國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從1830年到1848年的變化,第三冊的主題為國家體制,分別探討法國社會自1848年所討論的君主立憲、民主共和以及國家主權問題,除了國家與社會的歷史觀,史坦恩更將社會主義代表人物的著作和生活故事加入歷史事件以及工人階級說明中 。1852年出版國家學體系的第一冊,內容涵蓋國家學總論、統計學、人口學以及國民經濟理論

1848年6月6日史坦恩及其所帶領的委員會獲得德意志聯邦議會的專案補助以建立海軍軍艦以及設立官署在漢堡。當時德意志聯邦議會海軍委員會的主席是奧地利籍的布魯克 Freiherr von Bruck,日後他回到維也納擔任奧地利皇室的財務大臣,顯然他對於史坦恩的能力與熱誠印象深刻,所以極力促成史坦恩在維也納大學的教職。當時的斯勒威已由臨時政府接管,史坦恩除了狂熱的政治活動外,也向大學申請正式教授職位 (ordentliche Professur),但是由於他的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著作,遭受政治立場偏向左派的質疑,所以1848年11月29日以及1850年10月兩度被臨時政府拒絕。

1850年3月28日斯勒威議會改選,史坦恩以左派政治團體候選人的身分獲得勝選,終於得以進入議會施展政治理念,之前發表在媒體上的政治見解,也得以轉換成實際行動,這段代議士期間他積極參與的議題從行政權的組織、司法權的獨立、鄉鎮自治規則、運河規費、鐵路建築、海關組織與關稅訂定、教育法制、選罷法制,財政議題則有幣制、公債發行等。以當時斯勒威爭取獨立的政治環境,議會必須處理的議題幾乎等同於建立獨立國家的事務,或許這種大環境的刺激,造就史坦恩能夠全面性的思考國家的哲學與實務面向,也由此累積他驚人的學術能量。

隨著獨立運動軍事上的失利,歐洲強權開始介入調停,1851年1月10日在普魯士以及奧地利代表的斡旋下,斯勒威議會投票表決通過投降,獨立運動宣告失敗。1852年6月4日八位基爾大學教授被丹麥皇室解聘,其中當然包括史坦恩,他的解聘理由除了參加獨立運動外,還擴及他的左派政治立場以及寫過的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著作。被解聘之後,史坦恩主要從事新聞記者的工作,此外他也盡力嘗試取得德國大學的教職,1852年12月原本有機會應聘巫茲堡大學 (Wuerzburg),可惜在普魯士政府的干預下作罷,直到1854年夏天他都留在基爾從事新聞寫作。接著在奧地利友人,尤其是布魯克 Freiherr von Bruck的協助下,1854年秋天史坦恩離開家鄉,首途前往維也納尋找新的機會。

 

七、維也納時期 (1855-1890)

 

1855年1月維也納大學法學與國家學院進行三位被推薦人選的遴聘作業,1855年3月22日史坦恩獲聘為維也納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從此展開他長達30年國家學的教學及研究工作。

1855

在夏季學期教授法哲學與財政學,冬季學期教授國民經濟學以及行政理論。1856年他出版國家學體系的第二冊社會理論 ,1858年出版國民經濟學 ,1859年出版行政權理論 ,1860年出版財政學 ,連續四年所發行的著作構成國家學的四大領域,社會、經濟、行政與財政,也成為他學術上傲人的成就。1859年奧地利財政部成立官方報紙經濟與統計周刊 (Austria, Wochenschrift fuer Volkswirtschaft und Statistik),其政治立場為宣揚大德意志關稅與商業同盟,以使奧地利也能分享大德意志的經濟利益,據信史坦恩對該周刊的言論出力甚多,不僅透過該媒體發表他的大德意志理念,1863更接掌該周刊。

社會理論封面

1868年史坦恩並將行政權理論擴展成八冊的行政理論 。其內容涵蓋行政法的憲法理論基礎、自治行政、人民團體 (第一冊),內政 (第二冊),衛生行政 (第三冊),警察行政 (第四冊),教育行政歷史 (第五冊),中世紀教育行政 (第六冊),經濟行政 (第七冊),十九世紀教育行政 (第八冊)。

行政理論封面


除了大學的研究與教學之外,史坦恩也與友人合資經營商業,可惜私經濟的努力無法獲致期望的事業版圖,他因而負債連連,最後甚至必須聲請法院清算財產以償還債務,雖然他認為經營不善的責任在於合夥人,但是當地報紙還是語帶諷刺的報導,他豐富的財政理論與經濟理論完全無助於商業經營。個人的債務似乎對他的公領域生活影響不大,史坦恩持續被奧地利皇室聘為政務顧問,尤其是財政部門,另外他也擔任議會的教育委員會、鐵路建設委員會等的諮詢工作。
1868年8月14日史坦恩以其在國家學的教學與研究,獲頒奧地利皇室三等鐵十字勳章,同年11月5日奧地利國王 (Kaiser Franz Joseph I) 並授與皇室爵位,史坦恩的家族及後代從此晉身奧地利皇室的騎士階層 (der Ritterstand)。但是史坦恩似乎不滿足於此,仍然試圖爭取伯林大學的教職,1869年他與伯林大學的法學教授Rudolf Gneist聯絡,詢問是否有可能爭取國民經濟學(Nationaloekonomie)的職位,1869年6月27日獲得回信,儘管Gneist已向普魯士主管教育的首長推薦,卻完全沒把握能夠成功,只能承諾將史坦恩的申請列入考慮名單 。除此之外,史坦恩也以著作贈與普魯士皇室,1872年7月27日普魯士帝國首相俾斯麥 (von Bismark) 透過駐維也納大使館轉交信函,以感謝史坦恩贈與的軍事學 ,1883年2月25日,普魯士國王也以信函表示收到史坦恩贈與的公共衛生學

從1882年起史坦恩與當時的日本政府有過相當密切的接觸,並且對於日本明治憲法的建構過程,扮演一個重要的諮詢角色 。在當時日本封建君主制度已經沒落,日本為了圖強而希望建立一部新的憲法和行政系統,使他們能夠建設強大的國家組織,期能與西方列強並駕齊驅,於是派遣了以伊藤博文Ito Hirobumi為首的訪問團到歐洲學習憲法與國家理論 (國家學),日本皇室的學習之旅包括當時人在維也納的史坦恩,他不僅親自講授國家學,也撰寫憲法講義。

伊藤博文憲法學習

史坦恩的憲政思想與國家學受到伊藤博文非常大的賞識,並且影響到伊藤博文的憲政的思想,甚至在當時日本的憲法中有關君王權力的部分與史坦恩的原始手稿非常相似 。之後許多日本的公務員不斷地前往歐洲向史坦恩學習,這段時期的講授資料並由海將田信義(Shingi Kayeda) 與有賀長雄(Nagao Ariga)帶回日本翻譯及發表,並且伊藤博文也一直與史坦恩保持良好的友誼關係。日本政府甚至提出當時年薪5000日圓以聘請史坦恩赴日講學,當然以他當時的高齡只有婉拒日本政府的美意。但是史坦恩的兒子Ernst von Stein則於1887/1888年間前往日本旅遊,史坦恩與其兒子頻繁的信件往返中,多有論及日本憲法的問題。

1882

1890年9月23日,史坦恩病逝於維也納附近的小鎮Weidlingau。葬禮倍極哀榮,除了維也納大學以及奧地利官方的弔唁文件外,來自其他國家的代表,包括日本皇室都出席喪葬儀式,甚至他的家鄉艾肯佛德當地報紙對他的過世以及曾經的貢獻也有報導。史坦恩生前榮獲多項學術殊榮,包括奧地利皇家學術院的成員、義大利玻隆納大學的榮譽博士、俄羅斯皇室學術、聖彼得堡學術、日本皇室學術委員等,死後則遺留下相當豐富的著作,幾乎裝滿一個小型的圖書館。

 

 

史坦恩紀事年表
(Lorenz von Stein, 11/15/1815-09/24/1890)

 

年代

史坦恩生平與著作

同時期相關事件

1815

  1. 史坦恩出生於Eckernfoerde
  1. 滑鐵盧之役,拿破崙被放逐聖赫勒拿島
  2. 德意志聯邦成立 (維也納議定書)
  3. 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出生

1817

 

  1. 孔德成為聖西門 (Saint-Simons) 的秘書

1818

 

  1. 馬克思出生

1820

  1. 就讀於軍事教養機構Christians-Pflegeheim
  1. 恩格斯出生
  2. 馬爾薩斯出版「政治經濟學原理」(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

1821

 

  1. 聖西門出版「工業體系」(Du système industriel)
  2. 黑格爾出版「法哲學綱要」(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

1825

 

  1. 聖西門死亡

1830

 

  1. 法國七月革命
  2. 孔德「實證主義教程」第一卷出版(Cours de philosophie positive.(6 Baende, bis 1842))

1831

 

  1. 黑格爾病逝於柏林大學

1832

  1. 由於丹麥國王Friedrich Ⅵ的幫助,前往佛倫斯堡 (Flensburg) 就讀拉丁文中學(Latein-Schule)

 

1835

  1. 到基爾(Kiel)大學註冊,學習法律與哲學,這段時期史坦恩研讀黑格爾和費希特的著作,以及歷史學派(der Historischen Schule)的研究

 

1837

  1. 到耶拿(Jena)大學修課

 

1838

 

  1. Gustav von Schmoller出生

1840

  1. 完成博士學位,並出版博士論文

 

  1. Carl Menger出生
  2. 鴉片戰爭

1841

  1. 到柏林作法制史研究
  2. 10月至巴黎做研究,並與當時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人士密切來往
  3. 研讀聖西門和Fouriers的著作
  1. 伊藤博文(Itō Hirobumiいとう ひろぶみ)出生

1842

  1. 出版「當代法國的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Der Sozialismus und Kommunismus des heutigen Frankreich)
  1. 孔德出版「實證主義教程」第四卷,提出「社會學」的名稱

1843

  1. 返回基爾大學擔任兼任講師,開設「法國法制史」以及「德國國家法」

 

1845

 

  1. 恩格斯出版「神聖家族」(The Holy Family)

1846

  1. 第三度申請兼任教授資格,終於獲准
  2. 與Dorothea Steger結婚

 

1848

  1. 參與斯勒威荷斯坦(Schleswig-Holstein)獨立運動,發表革命言論
  1. 密爾(John Stuart Mill)出版「政治經濟學原理」(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
  2. 馬克思恩格斯發表「共產主義宣言」(das Kommunistische Manifest)
  3. 法國二月革命
  4. 德意志聯邦三月革命
  5. 在基爾地區成立了一個臨時政府,要求將斯勒威荷斯坦完全納入德國
  6. 爆發了第一次斯勒威戰爭

1850

  1. 獲選議員,進入斯勒威議會
  2. 出版「1789年以來法國社會運動歷史」 (三冊)( Geschichte der sozialen Bewegung in Frankreich von 1789 bis auf unsre Tage, 3 Bde.)
  1. 丹麥軍隊獲勝,恢復了過去的狀態
  2. 7月德意志聯盟與丹麥簽署了柏林和約

1851

 

  1. 斯勒威獨立運動宣告失敗
  2. 洪秀全起義

1852

  1. 被丹麥皇室解聘教職
  2. 擔任新聞記者
  3. 「國家學體系」第一冊出版(System der Staatswissenschaft, Bd. 1: Statistik etc.)
  4. 發表「普魯士憲法問題」(Zur preussischen Verfassungsfrage)

 

1853

 

  1. 洪秀全建立太平天國

1855

  1. 獲聘為維也納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

 

1856

  1. 「國家學體系」第二冊出版(System der Staatswissenschaft, Bd. 2: Gesellschaftslehre.)

 

1857

 

  1. 孔德死亡
  2. 後藤新平(Goto Shimpei ごとう・しんぺい)出生

1858

  1. 出版「國民經濟學教科書」(Lehrbuch der Volkswirtschaft)
  1. 涂爾幹(Émile Durkheim)出生

1859

  1. 出版「行政權理論」(Die Lehre von der vollziehenden Gewalt)
  1. 馬克思出版「政治經濟學批判」(Zur Kritik der Politischen Oekonomie)

1860

  1. 被奧地利聘為財政部門的政務顧問
  2. 出版「財政學教科書」(Lehrbuch der Finanzwissenschaft)

 

1862

 

  1. 俾斯麥任普魯士首相,展開「鐵血政策」

1864

 

  1. 韋伯出生
  2. 丹麥戰敗,普魯士和奧地利獲得斯勒威荷斯坦的管轄權

1866

 

  1. 普奧戰爭,普魯士成立北德意志聯邦、統合北德
  2. 孫中山出生

1867

 

  1. 馬克思出版「資本論」第一冊(Das Kapital, Band 1: Der Produktionsprozess des Kapitals)
  2. 斯勒威荷斯坦成為普魯士的一個省

1868

  1. 獲奧地利皇室勳章
  2. 將「行政權理論」擴展成7冊的「行政理論」(Verwaltungslehre)
  1. 明治維新開始

1869

  1. 將「公共衛生學」贈與普魯士皇室

 

1870

  1. 出版「行政理論參考書」(Handbuch der Verwaltungslehre)
  1. 普法戰爭

1871

 

  1. Carl Menger 發表「政治經濟學原理」(Grundsaetze der Volkswirtschaftslehre),成為奧地利「邊際效用學派」的精神領袖( als geistiger Vater der oesterreichischen „Grenznutzenschule“)
  2. Wagner出版「財政學」 (Finanzwissenschaft),與史坦恩的「財政學」同為德國財政學研究先驅
  3. 德意志帝國成立

1872

  1. 俾斯麥回信感謝史坦恩贈與「軍事學」(Die Lehre vom Heerwesen)一書

 

  1. Carl Menger接替史坦恩擔任維也納大學政治經濟學教職
  2. Schmoller、Wagner等人成立社會政策協會(Verein fuer Socialpolitik),Heinrich Bernhard Oppenheim語帶嘲諷地稱呼他們為「講壇社會主義」(Kathedersozialismus)

1873

 

  1. 梁啟超出生

1876

  1. 出版「德國法律學及國家學的現狀與未來」(Gegenwart und Zukunft der Rechts- und Staatswissenschaft Deutschlands)
  1. Adolph Wagner出版「國民經濟學理論」(Allgemeine und Theoretische Volkswirtschaftslehre)

1879

 

  1. 孫中山就讀夏威夷「意奧蘭尼書院」(Iolani School)

1880

  1. 出版「國家學與農業建構」(Die staatswissenschaftlichen und landwirthschaftliche Bildung)

 

1881

 

  1. 俾斯麥推行社會保險計畫

1882

  1. 伊藤博文前往維也納向史坦恩諮詢憲法與國家學

 

1883

  1. 普魯士國王以信函感謝史坦恩贈與「公共衛生學」(Gesundheitswesen)
  1. 熊彼得(Joseph Alois Schumpeter)、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出生
  2. 馬克思死亡
  3. Schmoller出版「國家與社會學方法論」 (Zur Methodologie der Staats- und Sozialwissenschaften)
  4. 德國實施「疾病保險」

1884

 

  1. 德國實施「意外保險」

1885

  1. 史坦恩退休
  1. 「資本論」第二冊(Das Kapital, Band 2: Der Zirkulationsprozess des Kapitals)出版

1887

  1. 出版國民經濟學教科書(Lehrbuch der National-Oekonomie)
  1. 日本翻譯史坦恩「行政理論」
  2. 孫中山就讀香港西醫書院

 

1888

  1. 自維也納大學退休
  1. Menger接替史坦恩的政治經濟學職位

1889

 

  1. 日本頒布「大日本帝國憲法」
  2. 德國實施「老年和殘障保險」

1890

  1. 史坦恩病逝於維也納附近小鎮Weidlingau
  1. 後藤新平留學德國,研讀史坦恩的「公共衛生學」

1895

 

  1. 清朝割讓台灣
  2. 康有為與梁啟超發起「公車上書」
  3. 孫中山成立「興中會」,隨後第一次起義失敗

1898

 

  1. 7月「百日維新」開始
  2. 9月「戊戌政變」發生,梁啟超逃亡日本,開始創報以及大量吸收西方思想
  3. 後藤新平任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採用「生物學原則」統治台灣

本網頁資料引自史坦恩著、張道義譯,國家學體系:社會理論,聯經,2008。

如需引用,請註明出處。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