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時間:2001-10-24 9:07 PM


第五冊第10

享福與吃苦

作者:何仲英

        現在我國人的大毛病,只是圖享福,不願吃苦。一般做父母的,常常以為年紀大了,應該享福;享不到福,便嘆命苦,便悲福薄。有許多青年人也作如是想,看見人家享福,羨慕得很;勉強他們暫吃辛苦,而他們的欲望、他們的希冀,總是對準享福的方面去進行的。甚至讀書只要文憑,不肯在學業上努力;只望「做人上人」,不願「吃苦中苦」。這種觀念,雖不敢說普遍在一般青年的腦海當中,但至少有一部分,甚至一大部分。我們不得不注意,不得不覺悟。

        我們不必希望做「人上人」,但必要做「人中人」。我既是人中人,就當盡人的一份責任。沒有農夫,那裡有飯吃?沒有瓦匠、木匠,那裡有房子住;沒有工、商,那裡有物品?沒有效命沙場的戰士,那裡可以克服敵人,保護我們的安全?沒有嘔心絞腦的學人,那裡會有發明、發現和著述,來滿足我們精神上和物質上的需求?我們一時一刻的需要,都有無量數的勞動者──無論是勞心或勞力──辛辛苦苦地來供給,而我們坐享其福。我們若不是也吃一點苦,也盡一點責,我們非但對不住他們,亦且何以對得住自己呢?

        特殊階級的人,坐享優越的生活權利;或擁遺產,或發橫財,或領乾薪,他們享現成福,用不著吃苦,也想不到世上有苦可吃,這真是人群的蠹蟲。我們須知最可敬愛的,是世上最大多數的肯吃苦、肯工作的平民,他們只要做一天人,就幹一天事,他們的生命總是完全靠吃苦來撐持的。吃苦的人多,享現成福的人少,社會國家自然富強;吃苦的人少,享現成福的人多,社會國家自然衰弱。若是大家都要享福,不願吃苦,國家未有不亡;享福也就等於泡影,終至吃苦而已!

        我們翻開歷史來看,古今中外,幾多聖賢豪傑,那一個不是從吃苦中磨鍊出來的?佛世尊身為王子,多福多樂,獨願捨家入山,苦修六年,睡在曠野中、樹林下,穿著死人遺下的衣服,每日僅吃幾粒豆子、幾粒芝麻,維持生命;這是多麼苦惱,而他獨處之泰然,所以成為教主。孔子一車兩馬,周遊天下,寧受天下揶揄,而救世之心終不稍減,奔波之苦迄未掛懷。這種吃苦的精神,尤其是我們應該效法的。再看晉朝名臣陶侃,他怕生活過於鬆散,每天要搬磚頭;英國名相格蘭斯頓,每日午飯後要劈一點鐘的柴。難道他們一個要做瓦匠,一個要做火夫嗎?笑話,笑話,他們決不是的。他們不過借此鍛鍊吃苦的精神,恐怕身體安逸了,將來不能做事。他們的用心是很深遠的。

        論語說:「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大學又說:「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王陽明解說道:「閒居時有何不善可為;只有一種懶散精神,漫無著落,便是萬惡淵藪,便是小人無忌憚處。」前清末年,京城裡的旗人,個個總靠一份口糧,舒舒服服過日子;個個都是鎮日地拿著一隻雀籠,口裡哼著幾句京腔,何嘗不舒服;何嘗不享福?就此一點便可亡國而有餘,那裡還能夠支持得住國家!

        我們不怕享不到福,只怕吃不到苦。享福、吃苦,都是有代價。以吃苦始者,多以享福終;吃一己之苦者,享一己之福;吃眾人之苦者,享眾人之福;真正會享福者,先要備嘗艱苦,而後苦盡甘來,始有滋味。孟子說:「人之有德、慧、術、知者,恆存乎疢疾。獨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慮患也深,故達。」又說:「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這是磨鍊意志的最好機會,這是鼓勵吃苦的不二法門。

        諸位青年啊!你現在很失意嗎?你家裡很窮嗎?沒有錢買書,沒有力量升學嗎?你身子很單薄嗎?你腦筋遲鈍,不能做艱難的功課嗎?你想改科,貪圖省事嗎?你過慣了學校生活,受不住家庭壓迫、社會欺陵嗎?你自以為是少爺階級、上流身分,叫你灑掃、應對、布衣、惡食,你就不肯嗎?你假如存著這種心思,你的前途還有什麼希望呢?

        奉勸諸位:得意莫歡欣,失意莫苦惱。享福不為福,吃苦不為苦。孟子說:「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宋儒又說:「少年得志大不幸!」現在當國家危急存亡之秋,正志士努力工作之日,摩頂放踵,有所不惜,更那裡可以偷安旦夕,享福自娛?

        我們雖不敢希望個個人能有范文正公「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氣概,但至少要有陶侃、格蘭斯頓的勤懇、不懈的精神。我們雖不見得有什麼大苦好吃,但至少要革除一切奢侈浮靡的不良習慣。做人要從吃苦做起,吃苦要從細微處做起。吃得苦中苦,做得人中人:這是對於諸位的一點貢獻。

※轉載自教育部教材資源中心—五甲國中

 

HomeBackTop

歡迎參觀!請使用IE 4.0Netscape 4.0以上版本,並使用800X600或更高的螢幕解析度。
本網站由孟儒架構、維護,內容由學程伙伴共同提供,對網站內容有疑問者請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