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時間:2001-10-24 8:59 PM


第三冊第13

生之歌二則

作者:杏林子

(一)生命生命

        夜晚,我在燈下寫稿,一隻飛蛾不斷地在我頭上飛來旋去,騷擾著我。趁牠停在檯前小憩時,我一伸手捉住了牠,我原想弄死牠,但牠鼓動著雙翅,極力地掙扎,我感到一股生命的力量在我手中躍動,那樣強烈!那樣鮮明!這樣一隻小小的飛蛾,只要我的手指稍一用力,牠就不會再動了,可是那翅膀在我手中掙扎的生之慾望,令我震驚,使我忍不住放了牠!

        我常常想,生命是什麼呢?牆角的磚縫中,掉進了一粒香瓜子,隔了幾天,竟然冒出了一截小瓜苗,那小小的種子裡,包含了怎樣的一種力量;竟使它可以衝破堅硬的外殼,在沒有陽光,沒有泥土的水泥地上,不屈地向上茁長,昂然挺立。雖然,它僅僅活了幾天,但那一股足以擎天撼地的生命力,卻令我有種肅然起敬的感動!

        許多年前,有一次,我借來醫生的聽診器,聆聽自己的心跳,那一聲聲沉穩而規律的跳動,給我極深的撼動,這就是我的生命,單單屬於我的。我可以好好的使用它,或是白白糟蹋它;我可以使它過一個更有意義的人生,或是任它荒廢虛度,庸碌一生;全在我一念之間,我必須對自己負責。

        雖然肉體的生命短暫,生老病死的過程也往往令人無法捉摸。但是,從有限的生命發揮出無限的價值,使我們活得更為光彩有力,卻在於我們自己掌握。

        從那一刻起,我應許自己,絕不辜負生命,絕不讓它自我手中自白流失。不論未來的命運如何,遇福遇禍,或喜或憂,我都願意為它奮鬥,勇敢地活下去。


(二)永恆的價值

        在西洋的畫家中,我特別欣賞法國的印象派大師雷諾瓦,他對色彩的運用,對光韻的捕捉,都有獨到的手法。我尤愛他畫的少女和小孩,纖柔典雅,眼波如水,彷彿隨時都可以從畫中走出來。看他的畫,總給人一種明朗歡愉的感覺。

        據說雷諾瓦也患有關節炎,到了晚年,全身的關節都壞了,只有坐在輪椅上繪畫,他的畫架也是特製的,有活動的軸可以將畫布升降移動。由於兩手的關節都告變形,無法拿筆,就將畫筆綁在手上,朋友看他作畫如此艱苦,問他何不放棄,他回答說:「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他至死都沒有放棄他的畫筆,他就死在他的畫架旁。

        多年來,我的右臂因一直不斷寫作而腫脹不堪,常常痛得無法彎曲,只有把手放在桌沿上用力壓回來;而頸部和背部的關節也往往因為低頭太久,不時向我提出嚴重抗議。每在這種時候,我就不自覺會想起雷諾瓦這句話,他留下的豈止是藝術的美,更留下了生命的美。在那樣艱難痛苦的境況中,他仍然堅持對美的追求,努力地創作,這種對生命執著和熱愛的精神,遠比他不朽的名畫更值得我們尊敬推崇。

        是的,有一天痛苦會過去,眼淚也會過去,一切的不幸都將隨時光消逝,但我們生命中還有一些永恆的東西可以留下,只要我們肯,我們總能留下一些什麼。

※轉載自教育部教材資源中心—五甲國中

 

HomeBackTop

歡迎參觀!請使用IE 4.0Netscape 4.0以上版本,並使用800X600或更高的螢幕解析度。
本網站由孟儒架構、維護,內容由學程伙伴共同提供,對網站內容有疑問者請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