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時間:2001-10-24 9:01 PM


第三冊第1

孔子的人格

作者:張蔭麟

        教育是孔子心愛的職業,政治是他的抱負,淑世是他的理想。

        孔子在少年時便沒了父母,家境很寒苦。他為貧而仕,先後替貴族管過會計和牧畜的事,都很稱職。他從小就是一個好學不倦而且多才多藝的人。他自己曾謙虛地說道:「我少時微賤,故學會了許多鄙事。」像射、御、詩、禮等,一般士人的技能他自然是具備的了。又自述道:「我十五歲便立志向學,三十歲便能堅定自立。」此後不久,他便成了一位名動公卿的禮學權威。他更主張「有教無類」,這就是說,不分貴賤貧富,一律施教;所以貴族和平民的子弟都紛紛來到他的門下,向他問學。

        他們所遇到的是怎樣一位先生呢?這位先生衣冠總是整齊而合宜的;他的視盼和藹中帶有嚴肅;他的舉止恭敬卻很自然。他平常對人樸拙的像不會說話,但遇著該發言的時候卻又辯才無礙,間或點綴以輕微的詼諧。他所喜歡的性格是「剛毅木訥」,他所痛惡的是「巧言令色」。他永遠是寧靜舒適的,他一點也不驕矜,凡有所長的,他都請教。他和別人一起唱歌,別人若唱的好,他必請再唱一遍,然後自己和著。他的廣博而深厚的同情到處流露。無論待怎樣不稱意的人,他總要「親者不失其為親,故者不失其為故」。他的朋友「生,於我乎館;死,於我乎殯」。他遇見穿喪服的人,雖是常會面的,必定變容。他在有喪事的人旁邊吃飯,從未曾飽過。他和弟子間相處的氣象,從弟子的兩段紀錄可以窺見。

        有一天幾位弟子陪著孔子閒坐,孔子道:「你們覺得我是長輩,不免有點拘束,不要這樣。平常你們總說:『沒人知道我。』假如有人知道你們,能用你們,又可以有什麼表現呢?」子路爽快地答道:「千乘之國,夾在兩大國中間,受著兵禍,又鬧饑荒,讓我來主持,才到三年,便使得人民有勇,並且循規蹈矩。」孔子向他微笑了一下。又問另一弟子道:「求,你怎樣?」他答道:「五六十里或六七十里見方的國家,讓我來主持,才到三年,便使得人民富足。至於禮樂,另待高明。」孔子又問:「赤,你怎樣?」答道:「並不是說能夠,但想學學:像宗廟的大事和諸侯的聚會,我願意穿戴著玄端和章甫,在旁邊做一個小相」。孔子又問另一弟子:「點,你怎樣?」這時他彈瑟漸緩,微音鏗然;他把瑟放下,起身答道:「我和他們三位不同。」孔子道:「有什麼關係呢?不過各說自己的志向罷了。」他道:「暮春的時候,春衣既已做好,和青年五六人,童子六七人,到沂水裡洗浴;洗完了再到舞雩那兒當著輕風歇涼;然後大家歌詠而歸。」孔子聽了喟然嘆道:「我和點有同感。」

        又一次,顏淵、子路和孔子在一起。孔子道:「你們何不各把自己的志向說說!」子路道:「願把自己的車馬輕裘和朋友共用,用壞了也沒有怨憾。」顏淵道:「願不誇自己的長處,不表自己的功勞。」子路請問老師的志向。孔子道:「願給老年的以安樂,對朋友以信實,給幼少的以愛撫。」

※轉載自教育部教材資源中心—五甲國中

 

HomeBackTop

歡迎參觀!請使用IE 4.0Netscape 4.0以上版本,並使用800X600或更高的螢幕解析度。
本網站由孟儒架構、維護,內容由學程伙伴共同提供,對網站內容有疑問者請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