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上一頁更新時間:2001-10-24 11:11 PM


課外補充

芒果的震撼—玉井農會銷毀芒果的教訓

作者:古蒙仁

(這篇文章便是報導文學)

無情的警鐘

        民國六十八年,臺灣香蕉在日本市場破天荒的滯銷,使得旗山一帶的蕉農遭到空前的打擊:至今元氣未復。民國六十九年,美國蘋果開始進口,像一陣旋風般,橫掃了梨山的蘋果,連帶使得橫山梨和荔枝的市場也一落千丈,果農們在一夜之間急白了頭髮,從此一蹶不起。

        民國七十年初夏,約與本年度第一個颱風艾克同時襲來的,便是玉井芒果氾濫成災,價格慘跌的消息。玉井農會在無計可施之下,忍痛將五十四噸的芒果拋入曾文溪中,開創了本省農產品銷毀的新紀元,舉國為之譁然。這真是一記殘酷的、無情的警鐘,狠狠地敲在果農的心上,也是對當前整個農產品的產銷制度的一大打擊。

        兩、三年來,果農們一再以血汗換來的這些教訓;似乎未能教育我們什麼。主管農業的官員迄今拿不出有效的辦法來,而年年虧損的果農,今後還要做多少無謂的犧牲呢?瞻望未來農產品的前途,我們不能不感到憂心忡忡了。
繁密的芒果園

        玉井是本省著名的芒果專業區,幾乎每一戶人家,都擁有一片芒果園,全鄉種植的面積廣達二千一百餘公頃。隨著山勢的起伏,簇擁在全鄉的每一個角落;連馬路兩旁,都植滿了整齊的行道樹。綠葉如蔭,蔥蘢似侮,這密密麻麻的果園,十多年來,始終籠罩著玉井這個地方,也庇蔭了這塊土地上的居民的生活,可以說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芒果王國」。

        這芒果王國的由來,一部分固然是它得天獨厚的氣候和地形的因素,一部分則代表了一種農業試驗的結果。民國四十三年時,農復會(今農發會)為改良本省芒果品種,特地從美國佛羅里達州引進愛文、凱特、海頓、吉祿、肯地五種品種,各二十株,文鳳山園藝試驗分所與嘉義農業試驗所試種。四十九年起開始在南部推廣,第一個母樹園即設在玉井中正村的鄭罕池處。五一十年時有人做零星的栽培,到民國五十三年後,部分農友即開始大量種植。以後逐漸增加,不數年,玉井鄉已遍值成千上萬的芒果樹了。

        當初,歸仁、官田、善化等地也有人種植芒果。可是這些地方大部分是平原,加上沒有人推廣,當然無法與玉井廣大的丘陵區相比。不久之後,就逐漸地沒落了。

        由於玫良種的芒果果實大,味道甜,在市場上頗受歡迎,玉井的芒果逐漸被各方看好;果農們都賺了錢。其他果農也跟進,一時丘陵阡陌間,競栽芒果,滿山遍野,一望無際,玉井從此邁入了芒果生產的顛峰。

        可是好景不常。六十四年到六十七年連續四年間,果樹發生了開花不結果的危機,使得產量大減,農民大為惶恐。後經農會請教農業專家,經加強施肥、注意剪枝,及病蟲害防治之後,又呈現轉機。六十八年以後產量又慢慢增加,價錢也隨著水漲船高。六十九年繼續被看好,果農們的心理正稍感安定時,不料今年的大豐收,竟使得價錢直傾猛趺;果農不但賺不到錢,甚至弄得血本無歸,造成了今夏以來農家受挫的最大震撼。

銷毀芒果的始末

        其實早在五月初,一些早熟的在來芝果便已搶先應市了。這些新上市的「早產兒」並不漂亮,果實扁,形狀也怪異,可是因搶得先機,竟成了市場的搶手貨。一斤賣到八十元,令果農們笑逐顏開,咸認為是今年的好兆頭。

        五月底,芒果的產量逐漸增加了,還是以在來種為主。因為市場來源無缺,價格也隨之下降,一臺斤只賣到八元到二十元之間。依照拍賣市場的分級來議價,又大又乾淨的屬一級品,價錢最高,果實大;而顏色不好的列二級品;又小又黑的屬三級品,價錢自然低賤。另有更小更醜的級外品,就乏人問津了:不但賣不到錢,送人家還不要。

        往年,玉井芒果出產量盛的時候,是在端午節過後。六月六日斷腸時這天,大批的芒果湧進市場,價錢一下子趺到一臺的三元到八元,果農們一看心驚肉跳,連個熱鬧的端午節也沒心情過了。

        六月九日這天,芒果繼續湧到,果農們開著各式各樣的拼裝車,一車車的往鄉公所的拍賣市場倒,馬路兩旁的臨時攤販前也堆積如山。悹堨~外都見人山人海,萬頭鑽動,在無情的烈日烤曬下,汗加雨下。果販們神氣地穿梭在果農之間,一下子將價錢壓到一斤三毛錢的駭人地步,每個果農看得都發呆了。

        由於人實在太多了,秤起來都麻煩,為了拿那二、三十塊錢,往往要等上半個鐘頭,許多果農乾脆以籮筐計。五十多個的一籮筐上好芒果,賣不到二十元,大家都疼在心上,氣在頭上,無可奈何地回去。

        據說有五、六個果農,合力僱了一輛三輪拼裝車,將五、六筐芒果運到拍賣市場去。每個人都賣了二十五元,扣除二十元的運費和五元的市場管理費,剛好一毛不剩。最後還貼了六元的車資,才坐了客運車回家去。這種價錢,怎不叫人傷心呢?

江總幹事當機立斷

        六月十日這天,情況還不見好轉。玉井農會總幹事江樹人,一看情形不對,立即召集農會的幹部,研擬緊急解救辨法。他們去找當地的食品加工廠商,希望他們能夠出來收買,以平衡供需量。可是大部分廠商只願意收買小部分,對於供需的平衡並沒有什麼幫助。江總幹事不得已,決定動用農會共同運銷的安定基金十一萬,以每斤一、二元的價錢來收買滯銷的芒果。

        可是買來的這許多芒果怎麼處理泥?送去勞軍,或送給孤兒院應該是不錯的辦法。問題是那些芒果都屬加工用的級外品,看起來又小又髒,送人實在不禮貌,甚至會引起對方誤解,所以行不通。若拿去送給食品廠,那麼農會只不過是轉移了食品廠收買的數量,對整個供需的平衡還是沒有幫助。那麼,要達到這個目的,唯有銷毀這些芒果。

        出身臺大經濟系的江總幹事,做事冷靜負責,又有學理上的根據,經過他仔細思量,覺得除了銷毀,其他辦法都不容易拉開供需兩者之間的差距。而且由於情況緊急,沒有時間向上級請示,他便做了一項數十年來臺灣前所未有的決定,將那些芒果銷毀。

        那天適逢鄉堛漣蠷F里長到農會開會,江總幹事在倉中宣布了銷毀芒果的計畫,村鄰里長們都覺得奇怪。大多數的人都認為棄之可惜,聽了總幹事的解釋後,他們仍無法明白;可是知道這樣做以後,可以提高芒果的市價,大家便半信半疑地贊成了。

        十一日上午八點,農會果然在曾文溪上的豐里吊橋頭收買芒果,農民們紛紛將芒果運去賣;比起一斤三毛的市價,農會一元二角的收購價錢算是十分優待了。因此一上午人來人往,十分熱鬧,總計收購了四百八十五人,總重三十一噸。這些芒果,全部由農會職員倒入曾文溪中,隨著滔滔河水流去。

        第二天十二日上午,農會依舊在豐里吊橋收購,總計有三百人,買入二十三噸,全部如法炮製,盡傾滔滔河水中。

        當天下午,市面上的價格即回升到一.五元,較好的甚至賣到四塊錢一斤。江總幹事認為兩天來的努力,已收到預期的效果。農會隨即停止收購了。

        十三日由於「艾克」颱風來襲,芒果披打落了不少,價錢趺到每斤六毛錢,下午甚至又跌回三毛錢。江總幹事一度很緊張,但第二天是禮拜天,許多遊客峰擁來到玉井買芒果,竟發生供不應求的現象。所有三級品全部被搶光,許多農民還臨時回去採,發動全家,一邊採一邊賣,價錢喊到一斤十二元。一天忙碌下來,大家總算嘗到了一點賺錢的滋味。

        十五日以後,各地的果販也進入玉井搶貨,拍賣市場的貨反而較少,果農又賣了一個好價錢。以後便一直持平,每斤維持在四元到十元之間不等。緊張焦慮的那段日子過了以後,果農們反倒較能站穩自己,往後得靠更大的耐心去處理他們辛苦的產品了。

打開銷售的管道

        據江總幹事分析說,玉井芒果的銷售途徑有四種:一是農民委託行商代銷。二是鄉公所的拍賣市場,由果農與果販出面議價。三是農會辦理的共同運銷,採用分級定量包裝,交臺北果菜公司或民間團體。四是果農自己在路邊擺地攤向路人兜售。

        其中以拍賣市場的交量最大,因果農與果販都可當面看貨議價,較為直截了當,也不會有錢財上的糾紛。其次便是農會的共同運銷,六十七年度,農會的運銷量只有三萬五千公斤。六十八年度,增為十六萬二千公斤。六十九年度再增至二十八萬公斤;顯然年年有增加。可是若與整個產量一萬四千多噸相較,比例仍嫌太低。為了使豐收的芒果有更長遠的出路,農民的血汗不致被產地的價格吸收,農會的共同運銷應該力求精進,為果農們謀更多的福利。

        江總幹事也呼籲政府,能減免果汁的貨物稅,以提高食品廠製造果汁的意願。因為臺灣的夏季長,教科的消耗十分驚人,食品公司若能廣收農產品原料,必有助於農產品的銷售。過去我國的果汁外銷中東,效果十分良好。可是自從三、四年前有不肖商人魚目混珠,以南瓜、紅蘿蔔汁混合,冒充果汁被發現退貨後,目前的外銷工廠已很少接到國外訂單,連帶也影響了對原料的收購,斷送了果農的後路。因此政府應加強食品檢驗,以檢肅不肖分子,讓整個農產品生產者、加工者、消費者都能蒙利,以開創更遠大的前途。

芒果豈能盲目種

        事實上,果農們也不希望多生產,因為果園的工作極其辛苦,而國內的市場又極為有限。為了自身的利益,以及外在的經濟環境,果農們認為不宜再推廣了。有些甚至已覺悟,在平地種起甘蔗來了。誰願意看到今年這種慘痛的經驗重演呢?這次銷毀芒果的事件,對我們誠然是一個教訓,但願國人都能從這個教訓中得到一些啟發,若再執迷某些成長數字,恐怕曾文溪的溪水,也流不走果農的怨嘆了。

※若侵犯著作權請來信告知

 

HomeBackTop

歡迎參觀!請使用IE 4.0Netscape 4.0以上版本,並使用800X600或更高的螢幕解析度。
本網站由孟儒架構、維護,內容由學程伙伴共同提供,對網站內容有疑問者請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