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上一頁更新時間:2001-10-24 11:12 PM


類文選讀

拌肥料

作者:吳晟

        太陽逐漸升高,東邊廂房垂下的陰影,越來越短,有個曬穀場上,即將全被炙熱的陽光所佔領。母親一面加緊工作,一面責備我和弟弟:叫你們早睡早起,偏偏不聽,講話講到三更半暝,早上不能早起,這不是討艱苦嗎?無路用的話,講整牛車,有甚麼用?以前你們父親,都是透早就起來,拌好了肥料還得去上班……

        每期稻作,都要施幾次肥,每次施肥之前,都要先將幾種不同的肥料混合攪拌均勻。返鄉任教以來,拌肥料的工作,已成為我的生活中例行的課題之一。特別是這一期夏作,陽光充足,稻仔成長迅速,需要趕肥,秧苗插下沒幾天,便要施第一次肥料。母親說:這一期趕時趕陣,稻仔緊張,人也要跟著緊張。

        昨天母親已吩咐我,今天一定要施肥了,正巧遠在花蓮服務的弟弟,休假返家,幫得上忙,只是昨天在庭院談天談得太晚了,起床時,陽光已非常耀眼。當我將二十多包肥料,從倉房抱出來,放到東邊廂房附近,全身已濕透,等母親拆完肥料袋的縫線,我和弟弟一包一包傾倒成一堆,開始攪拌,炙熱的陽光即將佔領整個曬穀場,我們臉上的大粒汗小粒汗,不斷滴到肥料堆上。

        六月天的豔陽,實在燠熱。攪拌了一遍後,弟弟已氣喘吁吁,靠著廊柱坐下來休息,自我調侃道:太久沒有工作了,實在沒辦法。噓了幾口長氣,連說了好幾聲:真累!真正累!

        對我來說,經過多年的訓練,這還不算頂重的工作,但弟弟在外久了,很少再參與農事,難免會感到吃力。

        母親看著弟弟那一副累相,憐愛的責罵道:少年人這樣沒氣力,才做這麼一點點工作,就累成這樣子。知道累,就要知道生活不簡單,就要知道節儉。拌好了我還要去一畦一畦的灑下田裡,我也和你們一樣,做一下就喊累,田裡那麼多工作怎麼辦?

        母親接著說:不要說我每天從早到晚像牛一樣踩泥土,全村的人誰不是一樣?你們也聽見耕耘機的聲音,他們耕田的人,整天能不能休息?有沒有蔭涼的地方可以休息?有時為了趕工,晚上還要帶著電燈連夜犁田。播田的人,在燙熱的田水中,彎腰彎整天,還有割稻的人,誰不是曬整天的太陽,流整天的汗?

        母親一面教訓著我們,一面將散在四週的肥料掃到堆上,拿起竹製的篩子說:好了,再坐要坐到甚麼時候?都是平時欠勞動的關係。你們來鏟給我篩一遍,將沒有打碎的塊粒篩起來……

        弟弟訕訕的站起來,拿起圓鍬,打起精神來:對!欠勞動!要多勞動。

※若侵犯著作權請來信告知

 

HomeBackTop

歡迎參觀!請使用IE 4.0Netscape 4.0以上版本,並使用800X600或更高的螢幕解析度。
本網站由孟儒架構、維護,內容由學程伙伴共同提供,對網站內容有疑問者請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