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上一頁更新時間:2001-10-24 11:12 PM


類文選讀

豬糞味

作者:吳晟

        越近午時,豬舍裡燠熱越重,混著豬糞豬尿的爛稻草,一鏟一鏟攪翻下,臭氣也越發濃烈,燻得我直想放下手中的鏟子。望望和我一起站在糞尿槽中的母親,一面喘著粗氣,一面用衣袖頻頻擦拭著汗水,專心一意費力地鏟著,內心的疼痛和羞慚,遠比熱氣和臭氣更難受。

        自久遠以來,養豬,一直是吾鄉家家戶戶不可或缺的副業,每一戶人家,都建有簡陋的豬舍,每一戶人家的孩子,每當假日或放學後,常要提著竹籃,去野外採「豬仔菜」,或去自家的甘藷園採甘藷葉,或去別人家剛犁過的甘藷園,撿取甘藷,做為豬的飼料。

        但最近幾年,專業化養豬場大為增設,自然而然淘汰了這種飼養方式,因此,吾鄉的人家,紛紛放棄這份副業,我也曾一再建議母親,不要再飼養了,因為田裡的農事,已夠母親忙碌了,而養豬,尤其是沿襲古老方式的飼養法,不只辛苦費時,收益又非常微薄,若是偶有不順,或售價偏低,還會虧本而白忙一場呢?

        而母親常說:稻田灑肥料,就像人吃西藥,只有一時的應效;施堆肥卻像人吃食物、吃補藥,是對土地最根本的培固,功效較為久長。

        為了多製造些堆肥,增進稻田的肥沃,大概還有對傳統的眷顧等原因吧,無論我怎麼勸說,母親仍堅持用老式的方法繼續飼養。因而每隔一段時日,我便要利用假日,清理一次豬舍,而母親總怕我單獨做負擔太重,常放下田裡的工作,和我一起清理。

        母親已經六十多歲了,而且她的身體畢竟不是鐵打的,不要說烈日、寒風、冷雨的熬鍊,即連清理豬舍這麼一件小事,年輕如我,偶一承受,即不堪其苦,何況年邁如母親,怎堪日日勞累?是甚麼力量驅使母親這樣刻苦、這樣堅忍?
越近日午,燠熱越重,臭氣越濃,直想放下手中的鏟子。而母親說:大家都嫌惡豬糞味,卻都喜歡豬肉香味;沒有豬糞的臭味,哪有豬肉的香味?……是的,母親啊!但您已經六十多歲了,而且,您的身體畢竟不是鐵打的。

※若侵犯著作權請來信告知

 

HomeBackTop

歡迎參觀!請使用IE 4.0Netscape 4.0以上版本,並使用800X600或更高的螢幕解析度。
本網站由孟儒架構、維護,內容由學程伙伴共同提供,對網站內容有疑問者請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