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上一頁更新時間:2001-10-24 9:59 PM


小故事

媽,每晚我都會為您祈禱

作者:佚名

        打從有記憶以來,在長輩眼裡,我是個乖巧、溫順的小孩,在學校塈痡o過好多獎狀。我也常聽您向別人誇我是懂事、善解人意的好兒子,但是我很慚愧,就在不久以前,我犯下一個過錯,反省之下,卻是再怎麼懊悔,也無法彌補我心理對您的深深歉疚。

        幾天以前的一個晚上,我才作完功課,雖然時間還早,但我只想趕緊鑽進閒書堙A好好休息一下。這一陣子,為了應付聯考、精神上的緊張遠超過身體上的疲乏。於是,我挑了本最令我著迷的小說,倒在床上,看了起來,適巧,您這時走進房間,看到我不是在看教科書而是在看小說,當場把燈啪的一聲關掉。在一下子黑下來的房間堙A我聽到您說,「都快聯考了,還看小說,還倒在床上看,也不怕看壞眼睛,不想唸書就把握時間多睡點覺也好嘛!」雖然您的聲音不溫不火,但我卻可以感受到您一定對我十分失望。

        由於看小說的興緻忽然被打斷,加上長久以聯考的壓力,我火上心頭,竟然毫不考慮的小聲頂了句:「我生下來又不是了來受罪的,我為什麼不能過自己想過的生活?考什麼聯考,還不如不要活了」話才說完,我馬上就後悔了,我不知道為麼會那樣的冒犯您,我心虛的躲在黑暗中看著您,這時您的臉在窗外透進來的一束月光堙A看起來仿若一片脆弱的玻璃,因為我無禮的怨言而碎裂、變形。

        您雖然有些驚訝!平時在您心中十分乖巧的小兒子怎麼也這麼行為乖戾、出口惡言、魯莽的頂撞母親。

        我的話一定深深刺傷了您的心。但您還是忍住了怨氣,只說:「好!你說的是,不管你要怎麼過生活,最起碼你總得對自己負起責任,媽也知道準備聯考十分辛苦,但是,這是生存競爭必經的階段,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何況我也沒有逼你非要考上哪一個學校不可,但你總得盡心盡力啊!」

        我突然十分懊惱、自責,極欲跟您說聲對不起「媽…」我哽咽的喊著您,不知是沒聽見還是傷心已極,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瘦弱的身影黯然地消失在房門口。

        第二天一早,我在一種溫暖的感覺中醒來。您若無其事的正坐床邊用手撫模我的額頭喚我起床。我想起昨晚,覺得自己若非愚蠢就是殘忍,明知自己不對,明知您身體不好,卻還不經大腦的拿話激您,簡直和古羅馬的暴君又有什麼兩樣?

        回想您癌症的那年,我才剛讀小學三年級。記得是一次親子座談會不久之後,您住進榮總,外婆由南部趕來照顧們,爸爸在我和哥哥放學以後帶著我們到醫院看您。您在病房堜M平常一樣有說有笑。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晚您送我們離開時,當電梯門即將關上,我看到您在門外比起一個 V 字的手勢,笑咪咪的說,「DON’T WORRY,I WILL BE BACK」那時這句話因阿諾史瓦辛格的一部電影而十分流行,而您平日與我們有說有笑慣了,加上我當時懵媄j懂的,因此我並未在意您說那句話時的特殊意義,直到後來知道您住院是因為得了癌症,而說那句話的第二天還是您動手術的日子呢。

        當我懂事以後,每當回想起那幕畫面,內心就有就有說不出的懊惱,我怎知您那時隱忍著眼淚,故作輕鬆,為的是怕引起我們難過,而 V 的手勢及 I will be back 卻代表了您堅強抗的信心。我終於知道我的母親是多麼的勇敢。癌症,這原本讓人聞之色變的名詞,卻未在我幼小的心靈上造成陰影。

        這幾年來,頂著得過癌症的身軀,您的健康已明顯衰退,但您仍然不辭辛勞、任勞任怨,為我們付出。尤其是這一年,我念國三,連晚餐您都親自做了熱騰騰的便當,趕在我晚自習以前送到學校。而每次送便當來時,不論刮風下雨您從不放在門口置物架上,您總要等我下課出來,親自把便當當面交給我,好跟我說說話,摸摸我的頭。我當然也不放過機會的總會撒嬌的問:「媽!今天便當裡有什麼好吃的啊?」好幾回當我站在校門口望著您瘦弱的背影離去時,我都忍不住眼眶充滿了淚水,視線也變得朦朧了起來。

        媽!您的愛心我真的無以回報,如今我也不敢期望自己能為您做什麼,或許,用功讀書,對自己負責任,努 力改善日常生活習慣,對您來說就是最大的安慰吧!媽,您一定要好好的多愛自己一點,一定要好的活著,因為在人生道上,我永遠需要您這樣一位慈母愛我、教誨我。我更期機會答您。

        媽,您要多保重,從今以後,每晚我都會為您祈禱。求主保佑您遠離癌症。

※若侵犯著作權請來信告知

 

HomeBackTop

歡迎參觀!請使用IE 4.0Netscape 4.0以上版本,並使用800X600或更高的螢幕解析度。
本網站由孟儒架構、維護,內容由學程伙伴共同提供,對網站內容有疑問者請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