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上一頁更新時間:2001-10-24 9:25 PM

 

課外補充

由鄭成功的冷酷寡情看管理

作者:歷史智囊

        說到台灣史,就不得不提施琅這個人。鄭成功在台灣建立的政權,苟延殘喘了二十三年,最後就是毀於施琅之手。台灣從此和中國正式發生關係。

■ 硬碰硬,擦槍走火

        施琅是個厲害角色,雖然書讀得少,但身材魁梧,精通兵法戰陣,而且成長於福建海濱,熟悉海洋,擅長水戰。起先,施琅投靠鄭芝龍,鄭芝龍投降後,他和弟弟施顯一齊歸附鄭成功,成為鄭成功麾下一名猛將,功業彪炳。

        施琅投靠清廷後,念茲在茲的,就是率兵渡海消滅鄭氏王朝,當他達成心願時已經六十三歲了。花甲之年,還要自動請纓,在波濤洶湧中,渡海用兵,若非堅定的信念,何以有如此作為﹖他為什麼會轉移政治立場,又為何和鄭家由隸屬關係惡化為仇﹖

        原因不止一端,但不得不提出來的是,施琅和鄭成功的個性相剋,一方不知檢束,一方不諳領導藝術,於是擦槍走火,一發不可收拾。

        施琅的個性自負自傲,恃功驕縱,鄭成功治軍嚴峻,以反清復明為職志,兩人撞在一起,是典型的硬碰硬。施琅雖然戰績不錯,但傲慢的個卻讓鄭成功心生不滿。

        有一次,據守金門、廈門的鄭成功(當時台灣還由荷蘭控制),率兵對清兵展開游擊戰,施琅勸鄭成功停止軍事行動,理由是,他做了一個夢,夢見出兵將會失利。

        鄭成功認為施琅不想參與,以夢境為託辭,便把施琅「左先鋒」這個軍銜的官印和兵權交給副將蘇茂,施琅回守廈門,不料,遇清兵來襲,差點失守。

        鄭成功回防廈門後,明定賞罰,不戰而潰的鄭芝莞(鄭成功的叔叔)被斬,施琅則獲得銀子兩百兩。

        施琅認為自己防守不利,沒有資格邀功,對賞銀推辭不接受,後來雖然在鄭成功堅持下得到了獎賞,心中卻怏怏不樂。

        施琅所在乎的,無非是恢復他左先鎮的軍職,見鄭成功並無此意,想揣度鄭成功真正的意思,便向鄭成功請辭,要求削髮為僧。

        不知鄭成功是刻意裝聾作啞,有意給施琅難堪,或是根本不能體會到施琅的感受,鄭成功不僅沒有任何慰留、安撫,反而提拔施琅的副將。施琅火大,索性剃個大光頭,避不見面。

        施琅做得瀟灑,殊不知犯了鄭成功的大忌。一來,打擊鄭成功的領導威信,一來,別忘了,清人入關,要漢人剃髮,留個所謂「豬尾巴」的髮型,現在施琅去髮,豈不是呼應滿人嗎﹖

        鄭成功非常惱怒,卻懾於施琅的武藝,以及施琅的弟弟施顯所握的兵權,並未採取行動。

■ 施琅攻台,報殺父之仇

        直到有一天,施琅的親兵曾德想轉換跑道,到鄭成功麾下當隨從。鄭成功答應,卻惹惱了施琅。施琅下令把曾德逮回來,斬首,鄭成功忍無可忍,無法忍受施琅一再炮打中央,兩人關係愈演愈烈,終於下令拘捕施琅的父親、弟弟和家屬。

        施琅被捕後,被看管於船中,某日,有人假冒鄭成功的名義,說要提訊施琅,看守的副將吳芳不疑有他,押著施琅上岸,遭到襲擊,施琅脫逃。

        不知道是誰用計救出施琅。施琅脫逃後,渡海離台,但並未立即投靠清廷。父親和和弟弟落在鄭重手中,投鼠忌器,施琅還在觀望。豈料嫉惡如仇的鄭成功,獲悉施琅逃走,怒不可遏,殺了施琅的父親和弟弟洩恨,順便立威,同時把施琅的左先鎮一職由代理的蘇茂扶正。

        施琅痛心於鄭成功的無情冷酷,決定投靠清廷,復仇的念頭萌生,於是投靠清廷。

        投降後,施琅曾率兵攻打台灣,無奈天候不配合,無功而返,此後被打入冷宮十餘年,直到鄭成功的兒子鄭經過世(鄭成功早在十九年前就先死了),台灣發生內亂,清廷打算武力犯台,熟悉海務的施琅才被想起。

        施琅是主戰派,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在清帝面前,他極力推銷以戰逼降的策略。皇天不負苦心人,施琅六十三歲那年,終於擔任東征大將,攻打台灣,瓦解鄭氏王朝。

        清廷平台,功勞當然不單歸諸一人,事實上,當時在台灣的鄭氏王朝,內部分崩離析,軍紀渙散,鬥爭不絕,要擊敗鄭氏,如摧枯拉朽,不難。但從清廷攻台的內部會議記錄,我們可清楚看到,若非有個懂水戰、諳氣候的施琅,清軍不見得能平安橫渡台灣海峽﹔即使渡海作戰獲勝,恐怕也要折損不少軍力。許多人認為,鄭成功地下有知,當後悔當年對施家的刑戮。

■管理學的兩難

        後代史家對施、鄭兩人的功過,爭辯不休,有人認為施琅「英年得志,局量未弘」,執法過嚴,導致施琅懷恨出走﹔有人認為鄭成功在彈丸小島反攻大陸,必須維持軍紀,不可縱容,施琅恃才傲物,咎由自取。

        是耶非耶,很難定論,但由史書所載,我們知道,鄭成功的個性寡情、冷酷、急躁、易怒、剛強、果決,反映在軍紀的規定和處置中,就是殺無赦。貪污、搶劫、通姦、作戰不利……,大過小過,都難逃一死。有學者認為,若非鄭成功如此嚴峻,豈能建立非凡功業﹖但事實擺在眼前,重典治不了亂世,這個組織團隊的向心力並不強,鬥志不高,鄭成功死後,明鄭逐漸淪為腐敗的政權。

        嚴厲或寬容,這是管理學的兩難課題,但過度偏執總是不好,安撫和威鎮並重,才是最高明的。領導、管理是一門藝術,不是殺殺殺、禁禁禁就可以做好的,歷史上有無數正面的和負面的案例,往後在這份電子報中,將會一一介紹。

(清史.施琅傳)(周雪玉.施琅攻台的功與過,台原出版)

【讀家觀點】X 理論和 Y 理論

        一九六○年,心理學家麥哥雷格提出「X 理論」和「Y 理論」, X理論指的是傳統的管理概念:人不喜歡工作,會混水摸魚,企圖心和主動精神不夠,所以要用恐嚇、威脅、操縱等手段,管理員工。Y 理論恰好相反,認為人不是不喜歡工作,而是缺乏工作的動力,管理者不妨用激勵等誘因,提升工作效率。

        不只企業公司,任何組織,包括軍隊、學校、家庭、政黨都會面臨類似的困擾。

        最近選舉熱鬧滾滾,姑且以政黨為例。

        政黨有兩種,剛性政黨和柔性政黨,後者如美國兩大黨,選戰打起來如歡樂嘉年華,氣氛沒那麼緊張﹔前者動輒祭出黨紀處分,或開除,或停權,聽起來很可怕,然而利之所趨,成效不彰,出走同志一大堆。如何做才是最好的﹖一再考驗領導人的才能。

        每個組織都有它的組織文化,惟有讓組織成員培養榮譽心、提升向心力,建立共同體的感情,否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弊案仍將源源不絕。能在X和Y理論之間取得平衡的,才是一流的大領導家﹔懂得威權和安撫並重,黑臉白臉轉換自如的,才是有智謀的領袖。

        回到鄭成功的例子來看,施琅倨傲難容,固然令主管頭疼,但不難安撫激勵。即令最後逮捕了施琅,又被施琅逃脫,鄭、施交惡,破鏡難圓,但似無必要誅殺施琅的父、弟。沒有後顧之憂,又懷抱滅門之恨,施琅被逼上絕路,當然立志消滅鄭家。有人以伍子胥攻楚鞭屍來對比施琅,不是沒道理的。

【賞書情報】施琅攻台的功與過

        《施琅攻台的功與過》是周雪玉根據碩士論文<施琅之研究>改寫而成,列入台原出版社的協和台灣叢刊(http://www.taiuan.org.tw/publications/series.htm)第12號。

        這本書不僅介紹施琅的生平、性格,更可以看出清廷對台灣的態度,鄭成功的性格,鄭氏政權的問題,以及清廷攻台的整個過程,可作為明鄭時明台灣史的參考資料。

        作者對鄭、施的恩怨著墨很多,雖然字裡行間,對鄭成功的肯定溢於言表,也把世人對鄭成功「寡情、冷酷、用法過嚴」的批評,解讀為「英邁、果斷、勇敢、剛強」,但整體而言,下筆的態度還算客觀,比起若干視鄭成功如寇讎,一逕砍伐的著作,要客觀而全面得多。

        本書文筆略帶文言,介於學術和通俗之間。想深一層認識台灣史的朋友,不妨參考看看。附帶一提,總編輯劉還月的用心配圖,為本書增色不少,事實上,劉還月主編期間,台原這一系列叢書都有這個特色。

 

※「轉載自歷史智囊電子報。欲訂閱歷史智囊電子報,請至http://www.edirect168.com/enewsv2/

 

HomeBackTop

歡迎參觀!請使用IE 4.0Netscape 4.0以上版本,並使用800X600或更高的螢幕解析度。
本網站由孟儒架構、維護,內容由學程伙伴共同提供,對網站內容有疑問者請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