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字回時,樂滿西樓

撰文人:戴慈蓉


當雁拍動雙翼時,對尾隨的同伴具有鼓舞的作用,雁群一字排開成

V字型前進時,比孤雁單飛增加了百分之七十一的飛行距離。


南雁國樂,是一個小小的家,我們憑藉對於國樂的喜愛,從四面八
方匯聚過來,每年定期的舉辦音樂會,每個星期定時的團戀時間,每
天晚上在社辦東5019有各組的例行時間,分成吹拉彈打等組,安排
專業老師教學,由組長帶領大家由基本練習,不管是有練過沒學過
大音痴小音痴,只要是認真喜愛國樂的,歡迎融入我們小小的行列。
 

不論何時,當一隻雁脫離隊伍,牠馬上會感受到一股動力阻止牠離開

,藉著前一隻伙伴的『支撐力』牠很快便能回到隊伍。


其間,吹管組包括悠颺的竹笛、婉轉的竽笙、昂揚的嗩吶,拉弦組
包括幽咽的高胡、深沉的中胡、內斂的南胡,彈撥組包括嘈切的琵
琶,活潑的柳琴,溫暖的阮絃,低音組包括厚實如革胡的Cello及Do
uble Bass,尚有遺世獨立的兩組 -- 高貴的古箏,靈巧的揚琴,至
於鏗鏗鏘鏘叮叮咚咚的打擊組則於近兩年成軍,對外宣稱,戀打擊
全身運動有助減肥,聲勢浩大,惹不少人蠢蠢欲動;吹管組最會說
冷笑話,拉弦組最會耍哀怨,彈撥組最認真,打擊組最吵鬧,每天
每天,在小小的社辦,器樂人聲熱鬧滾滾的上演著一齣又一齣關於
音樂關於生活的悲喜劇。


不論何時,倘若有雁脫離隊伍,牠馬上會感受到動力阻止離開,藉

著前一隻伙伴的支撐力,牠很快便能回到隊伍。


南雁的組織,該說嚴密嗎?或許不夠貼切,因為,我們一直都是一
起昂首前行互相扶持的。南雁國樂社下附屬南雁國樂團,除了社長
、副社長及各組例行組長外,尚有團長負責南雁國樂團一切表演事
宜,樂管負責樂器的保管維護,庶務負責維持社辦整齊等大大小小
瑣事,譜務負責樂譜的管理收集,公關則以聯繫其它各校事務及老
是辦不起來的聯誼為主,活動負責社遊期初期末表演一年一度的湯
圓大會等等,林林總總,不管怎麼樣分類,每次音樂會表演活動一
下來,整個社團全員運動的狀況總是不能避免的,在每次活動過程
中看到大家呼朋引伴彼此幫忙,在每次活動結束後看大家累得攤在
社辦地板上歪七扭八,總覺得很感動,我想,能在大學四年,加入
南雁,真的,真的是最美好的事情之一,


倘若有雁隻生病受傷,其它兩隻會由隊伍飛下協助及保護牠,並且

伴隨在旁邊,直到牠康復,或死亡為止。


是沒有任何確切的字眼可以描繪詳述關於南雁間的感情,是風裡來雨
裡去共患難同享樂的一點一滴一分一毫慢慢慢慢累積起來的。三年前
,在90級社長必彰及團長嘉惠的帶領跟籌劃,接下來91級社長進賢及
92級社長亦華的努力跟奔走下,南雁才有一定的人數一定的規模可以
走出去參加全省性國樂合奏比賽的,坦白說,每個星期的瘋狂加強團
戀,在有限的經費及樂器下,塞了滿滿一車搖搖晃晃出門,連拿下三
次的省賽優等是要很努力很勉強的,可是每回比賽辦法公告時,想到
高聲闊論細語輕談共商大事的情狀,東拼西湊借找樂器,打打鬧鬧嘻
嘻哈哈抒解壓力,聚光燈下每一張認真專注緊張兮兮發光的面容,整
個社團緊密的圍繫在一起朝同一個方向前進的時光,聽聞音符串聯成
專屬於我們的旋律樂章,又興沖沖樂此不疲的報名,我想,其間的辛
苦勞痛,是可以被允許不再需要斤斤計較的。曾經在大學時期有過這
樣的一段回憶,對南雁的每一個份子而言,是值得驕傲的,我確信。


如果我們與雁鳥一樣聰明的話,我們也會互相扶持,不論在困難的時

刻或在堅強的時刻。


大眾對於國樂的印象,一直是相當狹隘的,多半停留在電視電影廣告
背景配樂,或歌仔戲京唱昆曲後方的敲鑼打鼓,或婚喪喜慶上的吹拉
彈打,其實,國樂有其激昂,有其低迴,有其哀婉,有其歡樂,不論
任何一種形式,協奏、獨奏、合奏,皆足見特有中國的人文思考,甚
而是風俗特色的,有的時候,樂曲之中,鋪展出秀麗川水大好河山,
訴說閨怨相思兒女情長,對土地同胞的敬畏熱愛,是豐富多姿的,貼
近尋常生活的,誠摯的歡迎你和妳,一起來戀戀琴聲,加入南雁飛翔
的行列。